easy rider heuer

古董作品集

HEUER EASY RIDER

总结

回溯Heuer(豪雅)过去的努力,大约在1970年,为吸引年轻客户开发更多经济价位的腕表,并且与日本所产的新型石英腕表竞争,可以说,品牌在一些方面取得了成功。电影《逍遥骑士》的意象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骑着哈雷摩托车的嬉皮士和摇滚民谣被证明是这个时代的永恒代表。此外,与Jacky Ickx和法拉利F1之间的联系,亦对整个1970年代的计时码表销售有着重大影响。Easy Rider计时码表的设计也富有吸引力,是Heuer(豪雅)在这十年的后期发展出的一些风格的过渡。


也许一个策略是否可靠,在于其最弱的一环。在这个例子中,Heuer(豪雅)尝试通过使用可用机芯中价格最低的机芯来降低Easy Rider腕表的售价,被证明是新系列的致命缺陷。

 

也许电影《逍遥骑士》的最后一幕隐隐呼应了Heuer(豪雅)此款计划不够周密的计时码表的命运。当彼得·方达和丹尼斯·霍珀饰演的两个嬉皮士在美国南部腹地的一条双车道公路上行驶时,两位开着皮卡的当地人取出猎枪恐吓他们。影片结尾,深受重伤的霍珀躺在路边,油箱被枪击中,方达和他的摩托车变成了一团火球。1960年代末兴起的反主流文化成为一场有趣的运动,但最终,怀揣对于每个价位产品质量都有着坚定承诺的传统瑞士制表业还是会渡过难关。   

HEAU easy rider

1970年,Heuer(豪雅)成功推出一系列自动计时码表——Autavia、Carrera(卡莱拉)和Monaco(摩纳哥)系列,并推出多款以传统Valjoux机芯驱动的计时码表。然而,随着日本制造商推出较为便宜的石英腕表,Heuer(豪雅)显然也需要制造一些价格较低的计时码表,尤其是能够吸引年轻买家的表款。配备Calibre 12 Chronomatic机芯的自动计时码表售价通常在200美元左右,这在当时属于高价位。


为了提供对年轻顾客更具吸引力且价格较低的计时码表,Heuer(豪雅)开发出全新计时码表系列——Easy Rider腕表。Easy Rider采用1970年代的前卫造型,结合了流行文化(或者实际来说是反主流文化)的意象表达和俊朗且才华横溢的赛车手的迷人气质。1973年,Easy Rider腕表定价50美元,远低于Calibre 12、Calibre 15或Valjoux手动上链机芯表款的价格。


虽然电影《逍遥骑士》(Easy Rider)和帅气的法拉利赛车手Jacky Ickx的形象深入人心,但腕表本身却在机械方面存在问题。因此,Easy Rider表款并没有取得Heuer(豪雅)预期的成功。不过,这一时期展示了Heuer(豪雅)如何将流行文化与赛车运动相结合,并以此推广自己的腕表。如果价格亲民的Easy Rider在机械方面符合Heuer(豪雅)一贯的质量标准,则不难想象它可能取得的成功。

Easy Rider – 电影


让我们从1969年的流行文化以及“Easy Rider”这个名字讲起。电影《逍遥骑士》(Easy Rider)拍摄于1968年,在1969年7月上映,反映了这一时期美国年轻人的反主流文化思想。由彼得·方达(Peter Fonda)和丹尼斯·霍珀(Dennis Hopper)饰演的两个加州嬉皮士带着不法交易所得钱财,骑着哈雷-戴维森“摩托车”前往新奥尔良。在旅途中,两人感受到了一个群体的自由放浪,与“当地人”发生了无数次冲突,甚至被关进监狱呆了一段时间,最终到达了新奥尔良。

这部独立制作的电影预算为40万美元,然而用于影视原声带的费用便超出预算的两倍,包括The Band、The Byrds、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和Steppenwolf的歌曲。《逍遥骑士》的拍摄风格——时间切换、预叙闪回、手持摄像,有时还有即兴表演——本身就代表了1960年代末在美国的迷幻体验。《逍遥骑士》大获成功,票房收入超过6000万美元,与《雌雄大盗》(Bonnie and Clyde)和《毕业生》(The Graduate)等电影并驾齐驱,开启了“后经典好莱坞时代”。《逍遥骑士》代表了美国年轻一代的反主流文化,他们对“传统体制”感到失望,在公路上寻觅自由。

HEAU easy rider

Jacky Ickx – 赛车手


1945年,Jacky Ickx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1967年进入F1,在1969年(驾驶布拉汉姆)和1970年(驾驶法拉利)两次夺得F1世界亚军。到1971年,也就是Heuer(豪雅)赞助法拉利车队的第一年,Ickx已经是法拉利的头号车手,成为了品牌理想的形象大使。

尽管Ickx是1971年赛季之初的夺冠热门,却最终失望而归,他在这一年以及1972年均只取得第四名的成绩。1973年,Ickx离开法拉利,加盟其他车队,但再也未能回到F1赛事上的巅峰。Jacky Ickx最令人熟知的是他在F1以外的战绩:他被誉为“勒芒之王”,6次夺得这场24小时拉力赛的冠军(该记录直至2008年才被汤姆·克里斯滕森打破)。1982年,Ickx驾驶着知名的乐福门保时捷956,最后一次在勒芒获胜。

HEAU easy rider

EASY-RIDER系列


1971年12月,Heuer(豪雅)推出Easy Rider计时码表系列,包括四个不同的表款:


(a)  Jacky Ickx Easy Rider腕表 -- 第一版的Easy Rider配备镀铬表壳,表盘上印制“Jacky Ickx” 名字;表盘备有蓝色、红色、黑色或白色可选;Jacky Ickx版Easy Rider在3点位置设有日历显示,定位高级的款式一致。

 

(b)  Leonidas Easy Rider腕表 -- 第二版Easy Rider配备玻璃纤维树脂表壳,表壳备有灰色(配蓝色表盘)、黄色(配黄色表盘)、黑色(配黑色表盘)、红色(配白色表盘)或蓝色(配蓝色表盘)可选,表盘上印有 “Leonidas” 这个名字。

 

(c)  Sears计时码表 – Heuer(豪雅)为美国零售商Sears, Roebuck & Co.专属生产,表盘上印有“Sears”名字和“chronograph”字样。

 

(d)  自有品牌版本 – Heuer(豪雅)为Mathey Prevot钟表品牌生产计时码表,表盘上仅有Mathey Prevot的名字,其他方面与Jacky Ickx表款类似。


很显然,“Heuer”这个品牌名并未出现在任何Easy Rider计时码表上。Jacky Ickx表款仅在表盘上刻有赛车手的名字,而玻璃纤维表壳款的表盘则只刻有“Leonidas”品牌名。1964年,Heuer(豪雅)收购了Leonidas品牌,这名字很快退出历史舞台,但在Easy Rider系列的表盘上得以重现。我们可以猜想,Heuer(豪雅)不希望因为低价的Easy Rider表款(因为低价往往意味着品质较低)而对现有的腕表产品目录产生影响。

HEAU easy rider

设计


Heuer(豪雅)将Easy Rider计时码表描述为一款现代的经济型腕表,“年轻而充满活力”。四个表款的共同点之一是使用整体式表壳,这样只有在取下表镜后才能触及机芯,表壳则以镀铬或玻璃纤维树脂打造。Heuer(豪雅)之后在同样于1971年推出的“Temporada”表款上使用了相同的整体式结构。延续作为一款赛车腕表的风格,表壳正面配有测速圈。

这款计时码表配有一个可进行15分钟记录的单独计时盘,表盘底部设有走时秒针指示。这款计时码表的操作不同于其他所有Heuer(豪雅)表款,其下部按钮用于启动和停止计时,上部按钮用于重置计时(归零)。另外,它也不同于大多数其他双按钮计时码表,没有“开始计时/暂停计时”操作; 一旦计时停止,即可重置为零,但不可从停止的位置重新启动计时。

机芯


Easy-Rider系列搭载由ETA旗下公司Ebauches Bettlach制造的EB8420手动上链钉式杠杆计时机芯。



钉式杠杆或销钉式机芯一般更常见于相对便宜的闹钟或厨房计时器中。该系统并非使用杠杆擒纵装置,而是与今天大多数计时码表的做法一样,使用垂直金属销。这种类型的机芯制造更简单、更便宜,但金属销更容易摩擦,且磨损较快。事实上,在19世纪,公司曾尝试使用钉式杠杆制造腕表,这样普通大众用不到一周工资的价格就可以购买腕表。 


其结果是,生产出的Easy Rider计时码表可靠性差,尤其对那些习惯了Heuer(豪雅)传统机芯的可靠性的客户来说(无论是1969年推出的Chronomatic,还是自1930年代以来Heuer(豪雅)一直使用的Valjoux机芯)。计时按钮操作不当也会引起可靠性问题,包括用户按压按钮的顺序不对。


Easy Rider系列中的EB 8420钉式杠杆机芯在另一重要方面也有所不同。Ebauches Bettlach不提供此机芯的零备件,而是按照“标准操作程序”,在出现问题时更换机芯。零售商与其客户都不喜欢这种方式,也由于这部分原因,Easy Rider系列并未像Heuer(豪雅)希望的那样取得商业成功。

HEAU easy rider

Skipper表款 


1968年,Heuer(豪雅)推出一款特殊的计时码表——Skipper,用于帆船赛中。Heuer Skipper腕表的一大特色是加入了15分钟倒计时功能,方便船长计算前往比赛起点的时间。Skipper没有专属表壳,一开始使用一款Carrera(卡莱拉)系列的表壳,很快又转用一款Autavia系列的表壳。


有两个版本的Easy Rider腕表加入了Skipper腕表的倒计时功能。两个版本都属于“Leonidas”表款,这意味着它们配有蓝色的玻璃纤维树脂表壳。在早期版本中,分钟计时盘的区域按绿色、蓝色和白色的顺序倒计时;在后来的版本中,这些区域则采用白色、蓝色和红色的顺序。与表圈上的测速刻度不同,Skipper表款从60分倒数到0,即比赛开始的时间。

LEONIDAS HOBIE CAT


Heuer(豪雅)为制造小型双体帆船的公司——Hobie Cat生产了一款同名的自有品牌版Easy Rider腕表。


Hobie Cat版本与带Leonida徽标的腕表基本相同,但在表盘上缀有Hobie Cat名称和品牌标志(剔除了“Easy Rider”名称,也未刻有Heuer或Leonidas字样)。

MATHEY PREVOT


Heuer(豪雅)为瑞士钟表品牌——Mathey Prevot生产了一款Easy Rider腕表。与Heuer(豪雅)制作的其他自有品牌腕表一样,这些腕表也未刻有“Heuer”或 “Leonidas”字样。Easy Rider的Mathey Prevot版本与Jacky Ickx表款类似,配有镀铬表壳,3点位置设有日历视窗。

HEAU easy rider

SEARS计时码表


Heuer(豪雅)为美国零售商Sears, Roebuck & Co制造了若干版本的Easy Rider腕表。这些表款也未在表盘上刻“Heuer”或“Easy Rider”字样,只标记有“Sears”(位于表盘左侧)和“chronograph”(位于表盘右侧)。表壳经过镀铬处理;表盘为黑色、蓝色或白色;这款腕表没有日历功能。

头盔式时钟


虽然对Heuer(豪雅)来说,Easy Rider不算成功,但这款腕表至少有一个元素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每枚Jacky Ickx Easy Rider腕表都承载在一个特制表盒里,这个表盒是Jacky Ickx所戴头盔的缩小复刻版。在当时,头盔形状的表盒被改造成“头盔式时钟”,深受车迷的青睐。正如杰克·豪雅所解释:


“不过,我们确实产生了用低价产品吸引F1爱好者的想法,进而推出了Easy Rider头盔时钟。第一款无疑是Jacky Ickx头盔式时钟。我们和Jacky Ickx约定,每售出一个Jacky Ickx头盔式时钟,就支付给他一瑞士法郎。当其他F1车手看到Jacky Ickx头盔式时钟时,许多人意识到了其中的附加收入潜力,希望我们也为他们制作一款个人时钟。因此,我们陆续为詹姆斯·亨特(James Hunt)、阿兰•普罗斯特( Alain Prost)、卡洛斯•罗伊特曼(Carlos Reutemann)、雅克·拉菲特(Jacques Lafitte)和克莱•雷加佐尼(Clay Regazzoni)等人生产了其赛车配色的头盔式时钟。今天,这些头盔式时钟成为收藏家竞相追捧的藏品,转手价达到原价的数倍。”

HEAU easy r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