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錶HEUER MONACO(摩納哥)系列

在1960年代中期,Heuer(豪雅)正致力於開發世界首個自動計時錶系列的項目當中(代號為「Project 99」),公司則面對由哪款腕錶搭載全新機芯(最終稱為Calibre 11機芯)的重要問題。1962年至1963年間,Autavia和Carrera(卡萊拉)似乎是肩負嶄新旗幟的合適錶款。正如傑克‧豪雅(Jack Heuer)在一次採訪中所言:


「我們決定使用Carrera(卡萊拉)系列,因為其在非自動錶款中表現出眾。我們將它製作成自動上鍊款式,但這款機芯[Calibre 11]稍厚,因此不得不對造型稍加改變。隨後,我們認為應當為汽車和航空市場有所創舉,因而製作了Autavia系列。」


Autavia系列和Carrera(卡萊拉)系列是順理成章的選擇。其旋轉錶圈和相對較大的尺寸設計,使Autavia系列成為賽車和飛行時的工具腕錶,對錶殼尺寸的提升也與腕錶風格保持一致。Carrera(卡萊拉)系列採用傳統圓形錶殼,受到充滿活力又希望擁有些許優雅之物的人士所青睞,其風格也能繼續以更大的錶殼設計延續。誠然,這兩種型號都可以「加大尺寸」,以便錶殼容納較大的Calibre 11機芯。


Heuer(豪雅)預計這款全新自動計時錶將會引起轟動,然而,為了充分利用創製新機芯所付出的努力和支出,在產品陣容中加入第三款腕錶會是更明智的選擇。鑑於體現傳統風格的Autavia系列和Carrera(卡萊拉)系列皆在市場中表現出眾,傑克‧豪雅(Jack Heuer)深信Heuer(豪雅)能夠把握機遇,創製「不落俗套」的第三款腕錶。正如傑克‧豪雅(Jack Heuer(豪雅))在其自傳中所述,在開發Monaco(摩納哥)系列時,Piquerez起了關鍵作用:


「Piquerez公司是我們其中一個可靠的錶殼供應商,座落於汝拉巴斯庫爾(Bassecourt );有一天,該公司的代表前來進行定期到訪,並向我們展示了Piquerez最新模型錶殼樣品。他讓我們特別注意到由Piquerez開發並獲得專利的全新方形錶殼,並強調錶殼完全防水。我們當即意識到,這是一項創舉——在此之前,方形錶殼無法完全防水,因而僅能用於正裝腕錶。1941年前後,Heuer(豪雅)已經決定只生產防水計時錶,因為只要有水滲入計時錶的錶殼並觸及機芯,都會造成嚴重損壞,維修費用亦十分高昂。

我們對非同尋常的方形造型一見傾心,並與Piquerez達成協議,確保我們能獨家應用這種錶殼設計於計時錶中。如此一來,我們便可以確定,當我們揭曉採用以微型自動盤為基礎、處於Project 99核心位置的革命性Calibre 11自動上鍊機芯時,百年靈不會生產搭載相似錶殼的計時錶。這款極具革新意義的方形錶殼是承載前衛的『Monaco(摩納哥)』系列腕錶的理想之選。」

這些關於Monaco(摩納哥)系列如何誕生的故事,解釋了Heuer(豪雅)為何對於腕錶造型甘冒如此風險,這正如一款配備全新引擎的概念車一樣,選擇非同凡響的造型旨在引起人們對於新款機芯,以及對Autavia系列和Carrera(卡萊拉)系列型號的關注。這是一款專為前衛時尚而設計的矚目腕錶,不屬於傳統主流。


我們對回顧其在1970年代和本世紀的歷史,會發現Monaco(摩納哥)系列計時錶確實於1969年領先於時代,並在如今成為永恆經典,這與傑克‧豪雅(Jack Heuer)為喜歡前衛風格的人士創製前衛腕錶的目標一致。

MONACO(摩納哥)設計

Monaco(摩納哥)計時錶別具一格,1960年代末期的設計風格使這款標誌性作品一眼可辨。

錶殼

Monaco(摩納哥)系列配備相對簡單的兩件式錶殼,頂部有時稱為錶圈,以彈簧針固定於背面。所有Monaco(摩納哥)系列復古版本均採用相同的基礎錶殼,以不鏽鋼打造,直徑39毫米,錶耳間距為22毫米。錶殼側面圓潤,呈現凸面而非直邊造型,錶殼和錶耳邊緣明快俐落。


錶殼飾面堪稱錶款的又一特點,錶殼正面採用磨砂和拋光表面相結合的非凡設計。錶背中央拋光,飾以Heuer(豪雅)的盾形標誌,以及開啟錶殼所用工具的編號(工具編號033),中心和邊緣之間飾以放射狀太陽紋磨砂飾面。


與同時期所有Heuer(豪雅)計時錶一樣,一組錶耳間刻有錶款編號,另一組錶耳間則刻有序號。

錶面

簡而言之,標準量產的Monaco(摩納哥)系列作品備有深藍色和碳灰色等兩種錶面配色。近距離欣賞時,會發現藍色和灰色系中包含的眾多色調,例如,早期的藍色款型呈現較深的金屬光澤,而後期藍色款的色調更為淡雅,Calibre 15型號(如下所述)再次採用不同色調。


灰色錶面呈現類似的多種色調,搭配粒面飾面,淡灰色和更深色調的觀感幾近黑色。灰色Calibre 15錶款與其他灰色款全然不同,搭配精美的磨砂飾面,呈現金銀色澤。

多年以來,我們發現1960年代末用於錶面的深藍色塗層的耐用性存在問題。儘管部分腕錶的塗層會完好無損,但我們也發現部分樣品的藍色顏料已全部缺失(因此錶面呈現底層黃銅材料的顏色),而其他樣品也在錶面的有限區域內(通常靠近鑲貼時標)出現塗層缺失。

無論配有兩個或三個計時盤,Monaco(摩納哥)系列錶面全部壓印圓形分鐘刻度,與方形錶殼的鈍角邊緣形成巧妙對比。


Calibre 15型號採用別具一格的計時盤佈局,3點鐘位置設有單個分鐘計時盤,錶面上約9點30分位置設有更小的小秒針,配以十字準線刻度。這也是碩果僅存的古董錶Monaco(摩納哥)計時錶,其時標呈放射狀排列,而這種風格已經融入TAG Heuer(泰格豪雅)生產的眾多復刻作品中。

史提夫‧麥昆與HEUER MONACO(摩納哥)系列

早在「演員大使」的時代之前,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便曾在電影《Le Mans》中佩戴過Heuer Monaco(摩納哥)腕錶,締造一幕幕經典,這些經典場面至今仍在TAG Heuer(泰格豪雅)市場營銷活動中佔據中心位置。但麥昆究竟為何戴起Monaco(摩納哥)腕錶? 我們再次請傑克‧豪雅(Jack Heuer)將故事道來:


「我曾聘請荷里活道具師Don Nunley幫助我早期在荷里活電影中進行產品植入。1970年6月上旬,他從荷里活給我打電話說:『傑克,我有一些好消息要告訴你。我已經獲製任為電影《Le Mans》的道具師,在這部電影中,史提夫‧麥昆飾演一名賽車手。但是現在我需要很多計時錶。我需要秒錶、計時板、大型計時懷錶和任何你能想到用於賽車的計時用具。而我要在接下來的10天內得到全部道具,因為影片在一到兩週後便要在勒芒開拍。』


一聽到「King of Cool」的名字會與秒錶聯繫在一起,我的耳朵就像彈簧刀一樣豎立起來,我立即採取行動,準備好所有設備並裝箱運往法國。然而,由於這些腕錶和計時設備並未真正銷售,而獲得實際上只是『臨時進口』所需的出口文件要花費很長時間。於是我指示司機在進入法國時不要在邊境申報。司機Gerd-Rüdiger Lang曾要求為我們工作,以提高他對製錶的基本認識,尤其是計時錶的了解。他非常友善,很有才幹,我當時正計劃使用臨時美國簽證將其調往美國分公司。最後證明此舉並不可行,因為這類特殊的美國簽證僅發給瑞士公民,而Gerd-Rüdiger是德國人。


無論如何,我給了Gerd-Rüdiger現金,以支付他的出差費用,他開著自己的車,帶著我們的設備,動身前往勒芒。當然,法國邊境攔住了他,他只好交出大部分的出差費用,以支付關稅和罰款。但是,他最終成功安全地及時到達勒芒的片場,並將所有道具交到Don Nunley的手上。他還有幸見到了史提夫‧麥昆,並順利回到比爾。

 大約10天後,我再一次接到Don Nunley的電話,他說:「傑克,這次我有個更好的消息。我們完成了試拍,明天即將正式開拍。史提夫‧麥昆將要佩戴你的『Monaco(摩納哥)』計時腕錶,還要在賽車服上加上Heuer(豪雅)標誌。但我有一個問題:拍攝大約於3週後結束,我要如何處理這些腕錶?」我為這喜訊興奮不已,我思慮片刻,考慮到如果我們試圖將「走私」到法國的腕錶帶回來,將會在海關遭遇極大的麻煩。我告訴Don,他可以將腕錶當作禮品送出。


由於史提夫‧麥昆選擇佩戴Heuer『Monaco(摩納哥)』腕錶時,我並不在場,所以只能從Don Nunley和參與影片拍攝的英國賽車手Derek Bell口中獲得消息。電影公司僱用了兩名職業賽車手指導麥昆駕駛快如閃電的保時捷917。一位是Derek Bell,另一位便是與我們簽約合作的Jo Siffert。麥昆和Siffert彼此惺惺相惜,一拍即合,也許這是因為他們都在從卑微的環境中成長起來,並在各自的領域成為了超級巨星。在臨近拍攝的前一天,執行製片人Robert Rosen走到史提夫‧麥昆面前說:『史提夫,明天我們開始實拍。到目前為止,你已經穿過好幾種賽車服,而現在你必須確定自己需要哪種造型。』 麥昆指向Jo Siffert,表示希望和他一模一樣。Siffert隨即跑回他的休息車,取出自己一件左側飾有Heuer(豪雅)標誌的白色賽車服,並將其交給了麥昆。

 隨後Don Nunley走向麥昆說到:『你亦要選擇腕錶——看看這枚歐米茄腕錶!』,但麥昆將歐米茄交還給Nunley,並說:『不要歐米茄,他們可能會用我的名字』,他在從未聽聞我們品牌的情況下,轉而選擇了Heuer『Monaco(摩納哥)』腕錶。Don Nunley表示他只能提供『Monaco(摩納哥)』腕錶,因為只有這一款有三枚完全相同的腕錶。他需要三枚,因為一枚將會用在現場賽車的拍攝中,一枚將用於靜態拍攝,還有一枚是後備,以防其他兩枚受損。不僅如此,如果Jo Siffert的賽車服上印有Heuer(豪雅)標誌,影片的連續性還會要求車手在手腕上同樣佩戴Heuer(豪雅)計時錶!」


麥昆在勒芒所佩戴作品的型號為1133B Monaco,而麥昆在拍攝中使用的部分腕錶現於TAG Heuer(泰格豪雅)博物館展出。

古董錶MONACO(摩納哥)系列

古董錶Heuer Monaco(摩納哥)系列共有四種型號,兩種為自動計時錶,兩種為手動上鍊計時錶。

  •  型號1133 -- Calibre 11/12自動機芯,搭配藍色或灰色錶面(1969年至1975年)
  • 型號1533 -- Calibre 15自動機芯,搭配藍色或灰色錶面(1972年至1975年)
  • 型號73663 -- Valjoux 7736手動機芯,搭配藍色或灰色錶面(1972年至1975年)
  • 型號74033 -- Valjoux 7740手動機芯,搭配藍色或灰色錶面(限量生產黑色錶面)(1974年至1975年,黑色錶面為1977年)

型號1133B——CHRONOMATIC和TRANSITIONAL

1969年Monaco(摩納哥)系列的首批作品,搭載金屬質感藍色錶面,錶面標點和指針上飾以淺藍色/綠色夜光塗層。這些早期樣品配備方形末端的不鏽鋼時針和分鐘,造型一眼可辨,具有傳奇色彩的「Chronomatic」點綴於Heuer(豪雅)標誌上方,而錶面底部則壓印「Monaco」字樣。


Chronomatic版本的Monaco(摩納哥)系列腕錶的生產時期十分短暫(並且數量有限)。傑克‧豪雅曾解釋過,零售店中的顧客和銷售人員,尤其在美國,並沒有意識到「Chronomatic」代表「自動計時錶」,因此Heuer(豪雅)在不久之後便決定放棄「Chronomatic」之名,並改為在錶面底部壓印「Automatic Chronograph」字樣。


去除「Chronomatic」之名後的首款腕錶,採用同樣風格的塗層和指針,並稱為「Transitional」版本,因為該錶款是Monaco(摩納哥)系列造型從「Chronomatic」藍色到由史提夫‧麥昆所配戴、型號為1133B的標準「量產」版本的過渡。

型號1133B——標準量產版本

史提夫‧麥昆在電影《Le Mans》中所佩戴的標準「量產」版本Monaco(摩納哥)系列計時錶,在所有古董錶Monaco(摩納哥)計時錶中產量最高。塗層為素雅的(無金屬質感)深藍色,而計時盤則採用亮白色。「麥昆」 Monaco(摩納哥)腕錶的指針採用磨砂金屬質感飾面,搭配夜光和紅色刻度環,以及紅色三角形尖端。這種指針常見於大多數古董錶Monaco(摩納哥)腕錶,其中一小部分指針採用一半紅色設計,首款(Chronomatic和Transitional)配有別具一格的矩形指針,最後一款(黑色塗層)型號為74033N。

型號1133G灰色錶面

沒有任何一個「Chronomatic」版本搭載灰色錶面,但兩款標準量產腕錶(型號1133G)則採用此設計。首版搭載金屬質感灰色錶面,搭配同款計時盤,第二版則以金屬質感灰色錶面搭配撞色黑色計時盤。

型號1533——CALIBRE 15

1972年,Heuer(豪雅)推出Calibre 15機芯,旨在減少之前Caliber 12計時錶的成本。Calibre 15機芯隨Calibre 12在Monaco(摩納哥)、Autavia和Carrera(卡萊拉)系列中一同問世,並削減了小時計時盤,搭載價格較低的防撞系統。


Calibre 15計時錶的3點鐘位置設有30分鐘計時盤,錶面的9點30分位置設有小秒針。


Heuer(豪雅)以改版後的機芯佈局為契機,使Calibre 15 Monaco(摩納哥)系列計時錶呈現全新外觀。

型號1533B藍色錶面

型號1533B的Monaco(摩納哥)系列錶款搭載深藍色錶面,鑲貼時標呈放射狀。3點鐘位置設有分鐘計時盤,採用從白色到藍灰色的多樣配色。

型號1533G灰色錶面

型號1533 G的Monaco(摩納哥)系列錶款搭載金屬質感灰色錶面,這在該版本Monaco(摩納哥)系列作品中獨樹一幟,分鐘計時盤塗飾深藍色/灰色。

型號73633——VALJOUX 7736

為了進一步使Monaco(摩納哥)系列錶面更方便使用,推出由Valjoux calibre 7736提供動力的手動上鍊版本。

型號73633B藍色錶面

型號73633 B的作品採用與標準生產自動「麥昆」 Monaco(摩納哥)系列款型相同的配色方案,在9點鐘位置為小秒錶設有第三個計時盤。

型號73633G灰色錶面

型號73663 G的三計時盤Monaco(摩納哥)系列腕錶生產了兩個版本,與型號1133 G的自動錶款相似。首版搭載金屬質感灰色錶面,搭配同款計時盤,第二版則以金屬質感灰色錶面搭配撞色黑色計時盤。

型號74033——VALJOUX 7740

型號74033的Monaco(摩納哥)腕錶使用與型號1133自動錶款相同的雙計時盤/日曆佈局,由於目前以手動上鍊機芯為動力,便刪除了錶面上壓印的「Automatic Chronograph」字樣,錶冠則移至錶殼右側。

型號74033B藍色錶面和74033G灰色錶面

型號74033 B錶款使用與「麥昆」 Monaco(摩納哥)自動腕錶(型號1133B)相同的配色,型號74033 G錶款顏色與首版灰色Monaco(摩納哥)自動腕錶(型號1133G)相映成趣。

型號74033N(黑色塗層錶殼)

Heuer(豪雅)在1975年左右停止生產Monaco(摩納哥)系列計時錶,但隨著黑色塗層計時錶在近十年中越發流行,公司額外生產一款Monaco(摩納哥)腕錶,採用黑色塗層錶殼和別具一格的黑色錶面(型號74033 N)。三枚計時指針(時、分、秒)塗飾亮橙色,錶面上的時標則飾以簡單的夜光條紋。亮白色指針與這款最終版本的Monaco(摩納哥)腕錶充滿活力的外觀相得益彰。

該版本Monaco(摩納哥)腕錶從未在Heuer(豪雅)產品目錄中出現,其生產和分銷歷史始終是個謎。問及此款腕錶時,傑克‧豪雅建議道:


「我真的不記得了——你也知道,軍黑色在1970年代後期風行一時,我們是軍黑色的早期應用者之一,使用現有錶殼並添加塗層並不會花費過多,同時有些人或會希望購買更多不同的Monaco(摩納哥)腕錶,所以我們便決定擴展系列,但我不記得是何時這麼做了……也許我們當時曾說,製作100枚試試吧。」



當今收藏家的共識是,由Heuer(豪雅)生產的型號74033的黑色塗層Monaco(摩納哥)腕錶數量相對較少,而分銷僅限於公司認為該錶款的「戰術」外觀能夠獲得成功的市場。這款腕錶從未現身於任何Heuer(豪雅)產品目錄或廣告中。

總結

當Heuer(豪雅)於1969年推出首款自動計時錶時,Autavia和Carrera(卡萊拉)轉向全新錶殼,以容納更大的Chronomatic Calibre 11機芯,而Monaco(摩納哥)系列採用全新款式,前衛的造型和配色旨在展現新機芯將會帶領Heuer(豪雅)進入1970年代。諷刺的是,Autavia和Carrera(卡萊拉)系列在瑞士鐘錶業面臨重重挑戰的十年中倖存下來,而Monaco(摩納哥)系列卻在1975年前後停產。然而,自TAG Heuer(泰格豪雅)於1997年推出首款復刻版Monaco(摩納哥)腕錶以來,Monaco(摩納哥)系列生產了呈現各種款式、配色、配置和材料的作品,其中部分作品沿用了自1970年代起首批型號的線條設計,其他則採用Monaco(摩納哥)系列中超越傳統的腕錶設計。誠然,Monaco(摩納哥)在1969年時領先於時代,但過去的25年已經證明,「方圓兼收」正是料想之中的雋永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