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rider heuer

古董錶系列

HEUER EASY RIDER

總結

回顧Heuer(豪雅)的歷史,大約在1970年,品牌研發了可吸引年輕顧客且價格較為經濟的腕錶,同時與日本製造的全新石英腕錶競爭,我們可以說品牌在多方面均取得成功。電影《逍遙騎士》的意象經受了時間的考驗,騎著Harleys電單車的嬉皮士和搖滾抒情歌曲,成為了這個時代的永恆象徵。此外,Heuer(豪雅)與傑克·埃克斯和F1法拉利車隊之間的聯繫,亦對品牌在1970年代銷售計時錶有重大的影響。Easy Rider計時碼錶的設計亦極具吸引力,它見證Heuer(豪雅)的風格改變,就如在這十年的後期研發的部分錶款。


然而,一個策略的成功,要視乎其最弱的一環。在這個例子中,Heuer(豪雅)嘗試採用價格最低的機芯來降低Easy Rider的價格,而這最終成為此全新系列的致命傷。

 

或者,電影《逍遙騎士》的最後一幕,就象徵了Heuer(豪雅)設計欠佳的計時碼錶之命運。當彼得·方達和丹尼斯·霍珀飾演的兩個嬉皮士在美國深南部的一條雙車道公路上行駛時,兩個駕駛農夫車的當地人取出散彈槍恐嚇他們。在電影的結尾,重傷的霍珀躺在路邊,而方達的電單車油箱被槍擊中,他和鐵騎變成了一團火球。1960年代末興起的反主流文化是一場有趣的運動,但最終勝利的還是傳統瑞士製錶業,其對每個價位產品的品質均有保證。    

HEAU easy rider

1970年,Heuer(豪雅)成功推出自動上鍊計時碼錶系列,包括Autavia、Carrera(卡萊拉)及Monaco(摩納哥),並繼續帶來多款搭載傳統Valjoux機芯的計時碼錶。然而,隨著日本製造商推出較為便宜的石英腕錶,Heuer(豪雅)顯然要推出價格較低的計時碼錶,特別是能夠吸引年輕買家的型號。自動上鍊計時碼錶搭載Calibre 12 Chronomatic機芯,價格一般在200美元範圍,在當時屬高級價位的款式。


為了提供對較年輕顧客更具吸引力及價格較為相宜的計時碼錶,Heuer(豪雅)研發了全新的計時碼錶系列——Easy Rider。Easy Rider腕錶採用1970年代的前衛造型,結合了流行文化的元素(其實是反主流文化),並融入成就卓著、型格迷人的賽車手的細節。1973年,Easy Rider腕錶以50美元的價格售出,這是Calibre 12、Calibre 15型號或手動上鍊Valjoux機芯型號的價格的一小部分。


腕錶綴以電影《逍遙騎士》(Easy Rider)及型格的法拉利車手Jacky Ickx(傑克·埃克斯)的元素,這些細節固然吸引,但腕錶本身的機械卻出現問題。因此,Easy Rider型號的表現未能符合Heuer(豪雅)的預期。不過,這些事件展示了Heuer(豪雅)如何結合流行文化與賽車運動,藉此推銷品牌的腕錶。如果價格相宜的Easy Rider腕錶在機械方面符合Heuer(豪雅)一貫的品質水平,則不難想像它可能取得的成功。

電影《逍遙騎士》


讓我們由1969年的流行文化及「Easy Rider」之名說起。電影《逍遙騎士》在1968年拍攝,並在1969年7月推出,故事體現了當時出現的美國青年反文化的精神。故事圍繞兩個來自加州的嬉皮士展開,分別由Peter Fonda(彼得·方達)及Dennis Hopper(丹尼斯·霍珀)飾演,兩人帶著由不法交易獲得的金錢,駕駛他們的Harley-Davidson電單車前往新奧爾良。在旅途中,兩人在群體中感受到放浪自由,與「當地人」有不同的相遇和經歷,更被關進監獄一段時間,最終到達了心所嚮往的新奧爾良。

這部獨立電影的製作成本為400,000美元,不過花了雙倍金額以獲取原聲音樂的版權,包括The Band、The Byrds、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及Steppenwolf的歌曲。《逍遙騎士》的拍攝風格,包括時間切換、倒敍及前敍、手持攝影機,以及有時出現的即興演出,本身就代表了1960年代末美國的迷幻體驗。《逍遙騎士》大獲成功,票房收入超過6,000萬美元,與《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和《畢業生》(The Graduate)等電影並駕齊驅,開啟了「後古典荷里活電影」的年代。《逍遙騎士》代表著美國年輕一代的反主流文化潮流,他們對「傳統體制」感到失望,並在公路上尋找自由。

HEAU easy rider

賽車手Jacky Ickx(傑克·埃克斯)


Jacky Ickx(傑克·埃克斯)在1945年於比利時布魯塞爾出生,他在1967年進入一級方程式(F1)賽車的世界,並分別在1969年(駕駛布拉漢姆)和1970年(駕駛法拉利)奪得F1世錦賽亞軍。及至1971年,亦即Heuer(豪雅)贊助法拉利車隊的第一年,埃克斯成為法拉利的首席車手,也是品牌理想的形象大使。

雖然埃克斯最初是1971年賽季的大熱,但他最終失望而回,於該年及1972年均以第四名結束賽季。埃克斯在1973年離開法拉利並加盟其他車隊,但未能在一級方程式比賽中再次登上高峰。Jacky Ickx(傑克·埃克斯)以他在一級方程式比賽以外的表現為人所知,他是勒芒24小時耐力賽的王者,曾六度奪得賽事的冠軍,該紀錄在2008年才由Tom Kristensen(湯姆·克里斯滕森)打破。埃克斯在1982年最後一次勝出勒芒24小時耐力賽,當時他駕駛著名的Rothmans Porsche 956。

HEAU easy rider

EASY-RIDER系列


1971年12月,Heuer(豪雅)推出「Easy Rider」計時錶系列,包括四個不同錶款,分別為:


(a)  Jacky Ickx Easy Rider:這是第一個版本的Easy Rider腕錶,配備鍍鉻錶殼,錶面印有「Jacky Ickx」的名字;錶面備有藍色、紅色、黑色或白色;Jacky Ickx版本的Easy Rider腕錶在3點鐘位置設有日期顯示,與高級定位款式一致。

 

(b)  Leonidas Easy Rider:第二個版本的Easy Rider腕錶配備玻璃纖維樹脂錶殼,錶殼備有灰色(搭配藍色錶面)、黃色(搭配黃色錶面)、黑色(搭配黑色錶面)、紅色(搭配白色錶面)或藍色(搭配藍色錶面)可供選擇,錶面印有「Leonidas」的名字。

 

(c)  Sears計時錶:Heuer(豪雅)為美國零售商Sears, Roebuck & Co.在私人品牌的基礎上製作計時碼錶,錶面印有「Sears」的名字及「chronograph」字樣。

 

(d)  私人品牌:Heuer(豪雅)為Mathey Prevot鐘錶品牌製作計時碼錶,錶面只印有「Mathey Prevot」的名字,但其他部分與Jacky Ickx型號相似。


顯然易見的是,「Heuer」此品牌名稱並未有在任何Easy Rider計時碼錶上出現。「Jacky Ickx」型號只有在錶面上展示賽車手的名字,而玻璃纖維錶殼型號的錶面只綴以「Leonidas」品牌名稱。1964年,Heuer(豪雅)收購了Leonidas品牌,此名字很快就退出歷史舞台,這次在Easy Rider腕錶錶面上再次出現的設計除外。我們可以猜想,Heuer(豪雅)不希望價格遠比現有款式便宜的Easy Rider型號,令品牌現有腕錶產品目錄的款式降格(因為價格低亦代表著質素較低)。

HEAU easy rider

設計


Heuer(豪雅)將Easy Rider計時碼錶描述為一款設計現代而價格經濟的計時腕錶,「風格年輕而充滿活力」。四個型號的共通點為單殼式錶殼,經過鍍鉻處理或採用玻璃纖維樹脂製作,要移除錶鏡才可接觸和處理機芯。後來,Heuer(豪雅)在同樣於1971年推出的「Temporada」型號採用相同的單殼式結構。測速刻度圓環整合至錶殼正面,與賽車腕錶的風格一致。

計時碼錶設有一個可記錄15分鐘的獨立計時盤,而錶面下方設有一個小秒針指示。這款計時碼錶的操作與其他Heuer(豪雅)型號截然不同,下方按鈕用於啟動和停止計時,而上方按鈕則用於重置計時(歸零)。另外,它與其他大部分雙按鈕計時碼錶的不同之處,在於其沒有「進入計時/退出計時」的功能。在計時停止後,就可立即重置為零,但不可在停止的位置重新啟動計時。

機芯


Easy-Rider腕錶搭載由ETA旗下公司Ebauches Bettlach製造的EB8420銷釘式擒縱手動上鍊計時機芯。



銷釘式擒縱或銷爪式擒縱機芯,一般更常見於相對便宜的鬧鐘或廚房計時器中。該系統不設槓桿擒縱裝置,而是與今天大多數計時碼錶的做法一樣,採用縱向金屬銷釘。製造這種類型的機芯更簡單、更便宜,但金屬銷釘的摩擦較大,較快出現磨損。事實上,在19世紀,品牌曾嘗試使用銷釘製造腕錶,一般的工人無需花費一星期的工資,亦可購買這類腕錶。


這種設計的結果,是生產所得的Easy Rider計時錶不太可靠,這一點對習慣了Heuer(豪雅)傳統機芯(無論是1969年推出的Chronomatic,還是自1930年代以來Heuer(豪雅)一直使用的Valjoux機芯)之可靠性能的顧客來說更甚。如果計時按鈕操作不當,例如佩戴者按壓按鈕的順序有誤,亦會引起可靠性的問題。


Easy Rider腕錶搭載的EB 8420銷釘式擒縱機芯還有一個重要的環節與別不同。Ebauches Bettlach未有提供此機芯的後備零件,而是按照「標準操作程序」在出現問題時更換機芯。零售商及其顧客都不喜歡這種方式,這亦是Easy Rider腕錶並未如Heuer(豪雅)期望般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

HEAU easy rider

Skipper型號 


1968年,Heuer(豪雅)推出一個特別的計時錶型號——Skipper,專為帆船賽而設。Heuer Skipper的一大特色是加入了15分鐘倒數計時功能,以便船長計算前往比賽起點的時間。Skipper沒有專屬的錶殼,最初採用Carrera(卡萊拉)錶殼,之後改用Autavia錶殼。


兩個版本的Easy Rider腕錶加入了Skipper的倒數計時功能,兩款均來自「Leonidas」系列,配備藍色玻璃纖維樹脂錶殼。在早期的版本,分針倒數計時盤的扇形區按綠色、藍色和白色的順序倒數計時;在後來的版本,這些扇形區則採用白色、藍色和紅色的順序。Skipper型號從60分鐘倒數至0分鐘,即比賽開始的時間,而非採用錶圈上的測速刻度。

LEONIDAS HOBIE CAT


Heuer(豪雅)為製造小型帆船雙體船的公司Hobie Cat製作了一款私人品牌款式的Easy Rider腕錶。


此Hobie Cat版本與Leonida版本大致相同,但前者的錶面綴以「Hobie Cat」的名稱和品牌標誌(剔除了「Easy Rider」名稱,也沒有「Heuer」或「Leonidas」字樣)。

MATHEY PREVOT


Heuer(豪雅)為瑞士鐘錶品牌Mathey Prevot製作了一款Easy Rider腕錶。這些腕錶與Heuer(豪雅)製作的其他私人品牌款式一樣,沒有「Heuer」或「Leonidas」的字樣。Easy Rider的Mathey Prevot版本與Jacky Ickx型號相似,配備鍍鉻錶殼,3點鐘位置設有日曆視窗。

HEAU easy rider

SEARS計時碼錶


Heuer(豪雅)為美國零售商Sears, Roebuck & Co製造了多個版本的Easy Rider。這些型號的錶面同樣沒有「Heuer」或「Easy Rider」的字樣,只有「Sears」(位於錶面左方)和「chronograph」(位於錶面右方)的字樣。錶殼經過鍍鉻處理;錶盤為黑色、藍色或白色;腕錶沒有日曆視窗。

頭盔造型座鐘


對Heuer(豪雅)而言,雖然Easy Rider腕錶不算成功,但這款作品至少有一個元素能經受時間的考驗。每枚Jacky Ickx Easy Rider腕錶都置於悉心設計的錶盒內,其以縮小比例重現埃克斯所戴的頭盔。當時,頭盔造型的錶盒被改造成「頭盔造型座鐘」,這些座鐘深受車迷歡迎。Jack Heuer(傑克·豪雅)解釋:


「不過,我們的確記住了低價產品可吸引F1車迷的想法,然後推出了『Easy Rider』頭盔造型座鐘。第一個型號當然是Jacky Ickx頭盔造型座鐘。我們與傑克·埃克斯達成協議,每出售一個Jacky Ickx頭盔造型座鐘,他可獲得一瑞士法郎。當其他F1賽車手留意到Jacky Ickx頭盔造型座鐘時,不少人意識到當中的額外收入潛力,並希望我們為其製作一款個人型號。因此,我們陸續為James Hunt(占士‧亨特)、Alain Prost(阿蘭‧普羅斯特)、Carlos Reutemann(卡洛斯‧雷特曼)、Jacques Lafitte(雅克·拉菲特)和Clay Regazzoni(克雷‧雷加佐尼)等賽車手製作了其賽車配色的頭盔造型座鐘。如今,這些頭盔造型座鐘成為備受收藏家追捧的藏品,轉手價達到原價的數倍。」

HEAU easy r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