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UER MONACO(摩纳哥)古董腕表系列

1960年代中期,Heuer(豪雅)在着力开发世界首个自动计时码表系列项目(代号为“Project 99”)的同时,面临由哪款表款搭载全新机芯(最终命名为Calibre 11机芯)的重要问题。源于1962年至1963年的Autavia表款和Carrera(卡莱拉)表款似乎是扛起崭新旗帜的理想选择。正如杰克·豪雅(Jack Heuer)在一次采访中所说:


“我们决定使用Carrera(卡莱拉)表款,因为其在非自动腕表款型中出类拔萃。我们将其打造为自动上链款腕表,但所载机芯[Calibre 11]稍厚,因此我们不得不对其造型稍加改变。随后,我们认为也应当在汽车-航空市场有所建树,因此,我们制造了Autavia腕表的自动表款。”


选择Autavia表款和Carrera(卡莱拉)表款实为明智之举。其旋转表圈和相对较大的尺寸设计,使Autavia表款成为适合赛车运动和航空飞行的工具腕表,对表壳尺寸的提升也与腕表风格保持一致。Carrera(卡莱拉)表款采用传统圆形表壳,是充满活力、追求优雅风范人士的挚爱之作,而且其风格因更大的表壳设计而得以延续。当然,这两种型号都可以“加大尺寸”。以便表壳容纳更大的Calibre 11机芯。


Heuer(豪雅)预期这款全新自动计时码表定会引起轰动,然而,为使创作新型机芯所付出的努力和投入尽其所用,在产品阵容中加入第三个表款是明智的。鉴于体现传统风格的Autavia腕表和Carrera(卡莱拉)腕表在市场中皆有上佳表现,杰克·豪雅(Jack Heuer)坚信Heuer(豪雅)能够抓住机遇,创作出“打破常规”的第三种表款。正如杰克·豪雅(Jack Heuer)在其自传中所描述,在开发Monaco(摩纳哥)腕表时,Piquerez起到了关键作用:


“Piquerez公司位于汝拉(Jura)的Bassecourt ,是我们最可靠的表壳供应商之一。一天,一位Piquerez公司的代表来公司定期拜访。期间他向我们展示了Piquerez的最新款模型表壳样品。他请我们特别关注由Piquerez开发并获得专利的全新方形表壳,并重点展示了其完备的防水性能。我们当即认为这就是一项创举,因为在此之前,方形表壳由于无法完全防水,仅用于正装腕表。1941年前后,Heuer(豪雅)专注于防水计时码表生产的决心已成既定,因为只要有水渗入计时码表的表壳并到达机芯,都会造成严重损坏,且维修费用高昂。

我们对这款表壳非同寻常的方正造型一见倾心,并与Piquerez达成协议,确保我们拥有将该表壳设计用于计时码表的独家使用权。如此我们即可确定,当我们揭晓搭载着Project 99项目核心——以微型摆陀为基础的革命性Calibre 11自动上链机芯的全新作品时,百年灵不会生产配备相似表壳的计时码表。这款极具颠覆意义的方形表壳是承载前卫的‘Monaco(摩纳哥)’计时腕表的理想之选。”

这些关于Monaco(摩纳哥)腕表如何诞生的故事,解释了Heuer(豪雅)为何对于腕表造型甘冒如此风险,这正如一款配备全新引擎的概念车一样,选择非同凡响的造型旨在引起人们对于新款机芯以及对共同推出的Autavia腕表和Carrera(卡莱拉)腕表自动表款的高度关注。这是一款专为先锋时尚设计的醒目腕表,而非因循守旧的主流作品。


对其在1970年代和这一世纪的历史加以回顾后,我们不难发现Monaco(摩纳哥)计时码表确实于1969年领先于时代,并在如今成为永恒经典,这与杰克·豪雅(Jack Heuer)专注为喜欢前卫风格的人群打造先锋腕表的目标高度一致。

MONACO(摩纳哥)腕表设计

Monaco(摩纳哥)是一款别具一格的计时码表,拥有1960年代末期设计风格的这款标志性作品一眼可辨。

表壳

Monaco(摩纳哥)腕表配备相对简单的两件式表壳,亦有“表圈”之称的顶部部件,由弹簧销固定于表背。所有Monaco(摩纳哥)古董腕表均采用相同的基础表壳,皆以精钢打造,直径39毫米,表耳间距为22毫米。表壳侧面圆润,呈现凸面而非直边造型,表壳和表耳边缘明快利落。


表壳饰面堪称这一表款的又一标志性设计,表壳正面采用结合磨砂和抛光饰面的非凡设计。表背采用中央抛光饰面,饰以Heuer(豪雅)盾形标志,以及开启表壳所用工具的号码(Tool No. 033),中心和边缘之间则采用太阳纹磨砂饰面。


与同时期所有Heuer(豪雅)计时码表一样,一组表耳间镌刻表款型号,而在另一组表耳间镌刻序列号。

表盘

简而言之,标准生产的Monaco(摩纳哥)腕表作品通常备有两种表盘配色,午夜蓝和炭灰色。进一步观察,即可发现蓝色和灰色的颜色部分包含的众多色调,例如,早期的蓝色表款呈现较深的金属光泽,而后期蓝色表款则拥有更为淡雅的色调,Calibre 15表款(如下所述)再次采用不同色调。


灰色表盘呈现类似的多种色调,从淡灰色调到几近黑色深灰色调,均搭配粒纹饰面。灰色Calibre 15表款与其他灰色表款全然不同,搭配精美的磨砂饰面,呈现金银色泽。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不断从1960年代年代末期的腕表表盘之中,见到深蓝色涂层在耐用性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尽管部分腕表的涂层会完好无损,但我们也发现部分样品的蓝色颜料已全部缺失(因此表盘现在呈现底层黄铜材料的颜色),而其他样品也在表盘的有限区域内(通常靠近镶贴时标)遭受涂层缺失。

无论配有两个或三个计时盘,Monaco(摩纳哥)腕表表盘全部压印圆形分钟刻度圈,与方形表壳的钝角边缘形成精妙绝伦的对比效果。


Calibre 15表款采用最别具匠心的计时盘布局,3点位置设有单个分钟计时盘,表盘上约9:30分位置设有造型更为精细的小秒针,配以十字准线刻度。这也是唯一时标呈放射状排列的古董Monaco(摩纳哥)计时码表,其设计风格已然融入TAG Heuer(泰格豪雅)生产的众多复刻作品中。

史蒂夫·麦昆(STEVE MCQUEEN)和HEUER MONACO(摩纳哥)腕表

早在“演员大使”的时代之前,史蒂夫·麦昆(Steve McQueen)就曾在电影《极速狂飙(Le Mans)》中佩戴Heuer Monaco(摩纳哥)腕表出镜,为我们留下了一系列标志性影像,时至今日,这些影像仍在TAG Heuer(泰格豪雅)的众多营销活动大片中占据中心位置。但麦昆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选择在腕间佩戴Monaco(摩纳哥)腕表? 我们再次转向杰克·豪雅(Jack Heuer),了解这段故事:


“我曾聘请好莱坞的一位道具师Don Nunley在我对好莱坞电影中进行产品植入的早期帮助我。1970年6月初,他从好莱坞给我打来电话说:‘杰克,我有一些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已经被指派为电影《极速狂飙(Le Mans)》的道具师,史蒂夫·麦昆将在这部电影中,饰演一名赛车手。但现在,我所需要的不仅是几枚计时码表。我需要秒表、计时板、大号口袋计时码表和任何你能想到的用于赛车的计时用具。但我需要在接下来的十天内备齐全部道具,因为距离影片在勒芒开拍只有一到两周的时间。


一听到“炫酷之王(King of Cool)”这个名字与秒表联系在一起,我的耳朵就像弹簧刀一样竖立起来,我立即采取行动,准备好所有这些设备并装箱运往法国。然而,由于这些腕表和计时设备并不做真正的销售之用,因此获得仅为“临时进口”所需的出口文件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于是我指示负责运输设备的司机在进入法国时不要在边境对其进行申报。这位名叫Gerd-Rüdiger Lang曾提出过为我们工作的请求,他希望提高自己关于制表的通用知识,尤其是加深对计时码表的了解。他非常友善,很有才华,我当时正计划使用临时美国签证将其调往美国分公司。最后证明此举并不可行,因为这类特殊的美国签证仅发给瑞士公民,而Gerd-Rüdiger是德国国籍。


于是,我支付Gerd-Rüdiger一笔现金,作为他的差旅费用,而他则负责驾驶自己的车,带着我们的设备,动身前往勒芒。当然,他在法国边境被拦下,不得不用大部分的差旅费垫付关税和罚金。但是,他最终安全及时地到达了勒芒的片场,并将所有道具交到Don Nunley的手上。他还有幸见到史蒂夫·麦昆并安全返回了Bienne。

大约10天后,我再一次接到Don Nunley的电话,他说:‘杰克,这次我有个更好的消息。我们已结束试拍,明天即将正式开拍。史蒂夫·麦昆要佩戴你的‘Monaco(摩纳哥)’腕表,也会穿上印饰Heuer(豪雅)标识的赛车服。但我有一个问题:在大约3周的拍摄结束后,我要怎样处理这些腕表?”,我对这一喜讯兴奋不已,我思虑片刻,如果我们试图将我们“走私”到法国的腕表再带回来,一定会在海关遭遇噩梦般的麻烦。我告诉唐,他可以将腕表作为礼品送出。


由于史蒂夫·麦昆选择佩戴Heuer “Monaco(摩纳哥)”腕表时,我并不在场,所以我只能从Don Nunley和参与影片拍摄的英国赛车手德里克·贝尔(Derek Bell)那里听说一二。当时,电影公司雇佣两名职业赛车手指导麦昆驾驶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的保时捷917赛车。一位是德里克·贝尔,另一位则是与我们已有合作的乔·西弗尔特(Jo Siffert)。麦昆和西弗尔特彼此惺惺相惜,一拍即合,也许这是因为他们都是来自普通的家庭环境,却一路进步成长,最终成为各自领域的超级巨星。在临近拍摄的前一天,电影的一位执行制片Robert Rosen走到史蒂夫·麦昆面前说:“史蒂夫,明天我们开始实拍。截至目前,您已试穿过好几身赛车服,但现在您必须确定自己所需的最终造型。” 麦昆立即指向乔·西弗尔特,并表示他希望能与乔一模一样。西弗尔特随即跑回他的旅行车,取出一件左侧饰有Heuer(豪雅)标识的白色赛车服,将其交给了麦昆。

随后Don Nunley走向麦昆说到:现在,您需要选择一枚腕表,这儿有一款欧米茄非常不错!”,但麦昆立即将欧米茄交还给Nunley,并说:“不要欧米茄,他们可能会利用我的名字”;随后,他在从未听闻我们的情况下,转而选择了Heuer “Monaco(摩纳哥)”腕表。Don Nunley表示他不得不提供“Monaco(摩纳哥)”腕表,因为这是他唯一有三枚相同表款的腕表。他需要同一表款的三枚腕表,因为一枚将会用在现场赛车的拍摄中,一枚将用于静态拍摄,还有一枚作为备用,以防其他两枚受损。除此之外,如果乔·西弗尔特的赛车服上印有Heuer(豪雅)标识,车手腕间理应佩戴Heuer(豪雅)计时码表,以保证电影的一致连贯!”


麦昆在《极速狂飙》中所佩戴作品的具体编号为1133B Monaco,而麦昆在拍摄中使用的部分腕表现在陈列于TAG Heuer(泰格豪雅)博物馆。

MONACO(摩纳哥)古董腕表系列

Heuer Monaco(摩纳哥)古董腕表系列共有四种分区型号,2款为自动计时码表,2款为手动上链计时码表。

  • 型号1133 -- Calibre 11/12自动机芯,搭配蓝色或灰色表盘(1969年至1975年)
  • 型号1533 -- Calibre 15自动机芯,搭配蓝色或灰色表盘(1972年至1975年)
  • 型号73663 -- Valjoux 7736手动机芯,搭配蓝色或灰色表盘(1972年至1975年)
  • 型号74033 -- Valjoux 7740手动机芯,搭配蓝色或灰色表盘(以及产量有限的黑色表盘)(1974年至1975年,黑色表盘为1977年)

型号1133B - CHRONOMATIC腕表 & TRANSITIONAL腕表

1969年推出的首批Monaco(摩纳哥)腕表作品,搭载金属质感蓝色表盘,表盘标点和指针均饰以浅蓝色/绿色夜光涂层。这些早期样品因方形末端的精钢时针和分针而能够轻松识别,具有传奇色彩的“Chronomatic”特别字样则点缀于Heuer(豪雅)标识上方,而表盘底部则压印“Monaco”字样。


Monaco(摩纳哥)Chronomatic腕表的生产时期十分短暂(并且数量有限)。杰克·豪雅曾解释称,零售店中的顾客和销售人员,尤其在美国,并没有意识到“Chronomatic”意味着“自动计时码表”,因此Heuer(豪雅)在不久之后便决定放弃“Chronomatic”这一名称,并在表盘底部压印“Automatic Chronograph”字样。


移去“Chronomatic”名称之后的首款腕表采用风格一致的涂层和指针设计,并以“Transitional”版本之名而为人熟知。因为正是这些腕表所代表的表款见证了Monaco(摩纳哥)腕表造型从“Chronomatic”蓝色到由史蒂夫·麦昆所配戴、型号为1133B的标准“生产”版本作品的过渡。

型号1133B - 标准生产版腕表

史蒂夫·麦昆在影片《极速狂飙》中所佩戴的Monaco(摩纳哥)计时码表标准“生产”版在所有Monaco(摩纳哥)古董计时码表中产量最高。涂层为素雅的(无金属质感)午夜蓝色,而计时盘则采用亮白色。“McQueen” Monaco(摩纳哥)表款的指针采用磨砂金属质感饰面,搭配夜光和红色刻度环,以及红色三角形尖端。这些指针常见于大多数Monaco(摩纳哥)古董腕表,其中一小部分指针采用一半红色设计,最初(Chronomatic和Transitional)配有别具一格的矩形指针,最后一款型号(黑色涂层)则为74033N。

型号1133G 灰色表盘腕表

从未有“Chronomatic”版本配备灰色表盘,但有两款标准生产表款(型号1133G)则采用这一设计。首版作品搭载金属质感灰色表盘,搭配同款计时盘,第二版作品则以金属质感灰色表盘搭配撞色黑色计时盘。

型号1533 - CALIBRE 15腕表

1972年,Heuer(豪雅)推出Calibre 15机芯,旨在降低之前Caliber 12计时码表的制造成本。作为Calibre 12版本的变体,并在Monaco(摩纳哥)、Autavia和Carrera(卡莱拉)腕表中均有适配,Calibre 15机芯删除了小时计时器,使用更经济的防撞系统。


Calibre 15计时码表在3点钟位置设置30分钟计时盘,并在表盘的9:30处设置走时秒针。


Heuer(豪雅)以改版后的机芯布局为契机,使搭载Calibre 15机芯的Monaco(摩纳哥)计时码表呈现全新外观。

型号1533B 蓝色表盘腕表

型号为1533B的Monaco(摩纳哥)腕表配备午夜蓝色表盘,镶贴时标呈放射状布局。在3点钟位置设置分钟计时盘的计时码表系列采用从白色到蓝-灰色的多样配色。

型号1533G 灰色表盘腕表

型号为1533 G的Monaco(摩纳哥)腕表搭载金属质感灰色表盘,是这款Monaco(摩纳哥)特别版作品独有的特别设计,分钟计时盘涂饰深蓝色/灰色。

型号73633- VALJOUX 7736

为了进一步使Monaco(摩纳哥)腕表更易获得,品牌推出由Valjoux calibre 7736机芯提供动力的手动上链版腕表。

型号73633B 蓝色表盘腕表

型号73633 B的作品采用与标准生产的Monaco(摩纳哥)自动腕表“麦昆”款相同的配色方案,并于9点钟位置有第三个计时盘,用于显示运行秒数。

型号73633G 灰色表盘腕表

与编号为1133 G的自动表款相似,型号为73663 G的Monaco(摩纳哥)三计时盘腕表共推出两版作品。首版作品搭载金属质感灰色表盘,搭配同款计时盘,第二版作品则以金属质感灰色表盘搭配撞色黑色计时盘。

型号74033- VALJOUX 7740腕表

型号为74033的Monaco(摩纳哥)腕表使用与型号为1133的自动表款相同的双计时盘/日历布局,由于这款腕表由手动上链机芯提供动力,因此删除了表盘上压印的“Automatic Chronograph”字样,而表冠则移至表壳右侧。

型号74033B 蓝色表盘腕表和型号74033G 灰色表盘腕表

型号为74033 B的表款使用与Monaco(摩纳哥)自动腕表“麦昆”款(型号1133B)相同的配色设计,型号为74033 G的表款颜色则与Monaco(摩纳哥)首版灰色自动腕表(编号1133G)的相匹配。

型号74033N(黑色涂层表壳)

1975年前后,Heuer(豪雅)停产Monaco(摩纳哥)计时码表,但随着黑色涂层计时码表在近十年间的愈发流行,公司生产了一款Monaco(摩纳哥)腕表的附加版本,配备黑色涂层表壳和别具一格的黑色表盘(型号74033 N)。三枚计时指针(小时、分钟和秒钟)均涂饰亮橙色,而表盘上的小时时标则饰以简单的夜光条纹。亮白色指针与这款最终版本的Monaco(摩纳哥)腕表非常引人注目的整体外观相得益彰。

该版本Monaco(摩纳哥)腕表从未在Heuer(豪雅)产品目录中出现,其生产和分销的历史谜团从未解开。在被问及此款腕表时,杰克·豪雅(Jack Heuer)表示:


“我真的记不太清,大家都知道,1970年代后期,军事风格黑色盛行一时,我们是使用军事风格黑色较早的品牌之一,使用现有表壳并添加涂层并不会花费过多,因此我们便将相关作品系列加以扩展,或许会有人希望购买更多的Monaco(摩纳哥)腕表,但我确实不记得是何时开始这一举措......也许我们只是想先制作100枚以观后效。”



如今藏家间所达成共识是,由Heuer(豪雅)生产的型号为74033的Monaco(摩纳哥)黑色涂层腕表数量相对较少,而分销仅限于当时公司认为该表款的“战术”外观能够获得成功的市场。这款腕表从未现身于任何Heuer(豪雅)产品目录或广告中。

总结

当Heuer(豪雅)于1969年推出其首款自动计时码表时,Autavia腕表和Carrera(卡莱拉)腕表转向使用全新表壳,以容纳尺寸更大的Chronomatic Calibre 11机芯,而Monaco(摩纳哥)腕表则完全是全新表款,前卫的造型和配色尽情展现新机芯如何带领Heuer(豪雅)步入1970年代。颇具讽刺意味是,Autavia腕表和Carrera(卡莱拉)腕表在对瑞士钟表业极具挑战的十年中得以幸存,而Monaco(摩纳哥)腕表却在1975年前后停产。然而,自TAG Heuer(泰格豪雅)于1997年创作出首款复刻版Monaco(摩纳哥)腕表以来,Monaco(摩纳哥)腕表就不断呈现出以各种风格、配色、配置和材质打造的作品,其中部分延续着1970年代首批表款的路线,其他则将Monaco(摩纳哥)腕表超越传统腕表设计的特点发扬光大。是的,Monaco(摩纳哥)腕表在1969年可谓超前,而过去的25年确定了“方中之圆”不负初创时的期望,是永不过时的经典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