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Heuer(泰格豪雅)精神

專門工藝

傑克·豪雅(Jack Heuer)

發揚電單車賽傳統

 

Jack Heuer繼承了家族的創新精神與運動基因。常與著名車手及車隊的聯盟合作,讓大眾不難將豪雅與賽車活動聯繫在一起。

 

與賽車好手惺惺相惜

 

Jack Heuer最初迷戀滑雪運動,及後卻鍾情於一輛經典跑車。出於對車賽恆久的熱情,Jack Heuer特別為賽車業內的數個大品牌提供贊助,並因此讓豪雅成為車賽時計。

 

從滑雪隊員到車手

 

Jack Heuer曾是瑞士大學滑雪隊的成員。畢業時,他因父親所贈送的一輛MGA跑車而對賽車產生了興趣,並繼而成為拉力賽副駕駛。 他說:「態度影響速度。」他似乎對成為車手比成為滑雪隊員更感興趣。

 

他和著名車手Jo Siffert更成為密友。 談到Jo Siffert有次駕車帶他去日內瓦時,Jack Heuer便忍俊不禁。當時路上積雪很深,但Jo卻把危險的道路當作賽道來行駛。 雖然車輛的滑行讓人毛骨聳然,但他們卻最終抵達目的地——並且還是提早到達!

 

1969年起豪雅開始贊助Siffert。 這是一項從未有過的創舉:此前並無任何腕錶品牌這樣做過。這是豪雅品牌向其今天在全球電單車賽領域所佔有的重要地位所邁進的第一步。

 

法拉利王者回归

 

1971年Siffert的逝世對Jack造成重大打擊,但與車隊的聯盟必須繼續。同年,深陷困境的法拉利車隊向Jack求援,希望在車內設置複雜的豪雅時計讓車手可以隨時隨地觀察自己的進度表現。

 

嚴格的檢驗終於取得了成效。法拉利車隊迅速重返其領先位置,Niki Lauda因此而取得全球冠軍的殊榮,法拉利車隊的時計便是其成功背後的重要功臣。豪雅標誌首先出現於每輛法拉利跑車身上,隨後更出現在Regazzoni、Villeneuve及Reutemann等每位車手的參賽服上。

Jacky Ickx是由Jack一手栽培的賽車明星, 他甚至推出了一款形似其頭盔的鬧鐘。該產品廣受歡迎,Jacky Ickx更因此設計而獲取豐厚的專利稅。Jack微笑著回憶其他隊員也紛紛上門,表示希望將自己的頭盔作為時計設計。

 

與時並進

 

Jack不僅對車賽熱情不減,作為發明家,他也取得相當的成就。 他的其中一項成就,便是發行了摩洛哥等自動計時碼錶系列。該系列突破傳統,是全球首款帶有方形錶殼的防水計時碼錶。

 

其簡潔的外形,便讓時尚一族為之癡迷。史提夫•麥昆在《死亡大賽車》(Le Mans)一片中佩戴該款腕錶,其反叛形象因而讓該腕錶在全球掀起熱潮。再度發行時,於一年內便全部售罄。「人們喜歡佩戴個性鮮明且易於辨認的腕錶」。摩洛哥便是這一類腕錶。

作為Heuers家族的第四代傳人, Jack有如4G技術一樣,分秒必爭。某些人會將遺產胡亂揮霍,有些人則會將其謹慎珍藏。 如果您像Jack一樣愛冒險,那您一定會讓您的遺產變得日益豐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