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 - 瑞士奢華男士腕錶和女士腕錶
由TAG Heuer傾情打造的男士腕錶和女士腕錶

每枚腕錶均堪稱精密工程、卓越品質及運動傳統的典範。這是TAG Heuer(泰格豪雅)的品牌精髓。它確保TAG Heuer(泰格豪雅)穩居奢華運動腕錶和計時碼錶世界領導者的地位。

瑞士鐘錶素來以品質和精準度而著稱。在瑞士鐘錶界,TAG Heuer(泰格豪雅)腕錶不僅以非凡的品質和可靠的精準度而名聲斐然,前衛的設計和先進的技術亦出類拔萃。運動傳統激發卓越品質。一流材質鑄就奢華男士和女士腕錶。

自1860年愛德華·豪雅(Edouard Heuer)在瑞士山區開設首家製錶工坊以來,TAG Heuer(泰格豪雅)一直率先以最小時間間隔掌控計時精度。1916年世界首款可精確至1/100秒的運動碼錶Mikrograph的問世,令消費者和製錶界震驚不已。如今,TAG Heuer(泰格豪雅)推出了唯一一款可測量和顯示1/1000秒的機械計時碼錶—— Mikrotimer Flying 1000。2012年,Mikrogirder概念腕錶再次以5/10,000秒、前所未有的精準度閃耀面世。今天,TAG Heuer(泰格豪雅)是唯一可生產如此驚人高精準度的機械和自動計時碼錶的瑞士腕錶品牌。

縱觀品牌整個發展史,TAG Heuer(泰格豪雅)在海、陸、空三領域一直引領計時前沿。從日期顯示到飛返指針,TAG Heuer(泰格豪雅)創新技術一直不斷被全球奢華運動腕錶領軍製造商所採用。1886年愛德華·豪雅為Microtimer計時碼錶發明的擺動齒輪如今已成為每枚現代機械計時碼錶的核心。2004年,TAG Heuer Monaco(摩納哥)V4概念腕錶以傳動帶和滾珠軸承重塑計時理念,一經亮相即在日內瓦引起巨大轟動。

此屢獲殊榮的創新傳統亦體現於2010年的TAG Heuer Pendulum鐘擺系統上。此革新理念顛覆了具有300年歷史的基本製錶原理——鐘擺擺輪和游絲裝置。在製錶史上,鐘擺擺輪的振動首次不再由游絲而是通過磁場驅動。這是一項不可思議的成就。其靈感從何而來?

這源自品牌豐富悠久的傳統及對體育賽事的積極參與。TAG Heuer(泰格豪雅)與賽車運動的合作由來已久。例如,20世紀70年代與法拉利車隊合作。最近25年則與邁凱輪F1車隊傾力合作。基於對速度及性能的熱愛,TAG Heuer Formula 1(F1系列)、TAG Heuer Monaco(摩納哥系列)、TAG Heuer Carrera(卡萊拉系列)和TAG Heuer Grand Carrera(超級卡萊拉系列)計時碼錶的性能均無可挑剔。每枚腕錶均堪稱設計、製造、性能和精準度的巔峰傑作。

賽艇比賽、海洋帆船比賽和水肺潛水等水上運動成就了TAG Heuer Aquaracer(競潛系列)這款不可或缺的運動腕錶。TAG Heuer Aquaracer(競潛系列)腕錶自豪地佩戴在甲骨文賽隊隊員胳膊上征戰美洲杯帆船比賽。他們與TAG Heuer(泰格豪雅)的合作,足以證明這些腕錶的非凡性能及可靠精準度。

對專業運動的這種激情亦促進了超輕專業運動腕錶及標誌性的TAG Heuer LINK(林肯)系列腕錶的研發問世。TAG Heuer(泰格豪雅)在追求創新、性能和聲譽的同時,繼續瞄準更高目標,不斷超越自我。對卓越的追求還體現在與網球選手舒拉寶娃、F1冠軍簡森·畢頓等體育運動冠軍、實力強勁的品牌形象大使的合作方面。作為TAG Heuer(泰格豪雅)最富魅力的形象大使,迷人的金馬倫‧戴雅絲、標誌性人物史蒂夫·麥昆、中國影星陳道明、印度影星沙·魯克·汗與TAG Heuer(泰格豪雅)一樣追求完美、激情和卓越。

TAG Heuer(泰格豪雅)男士腕錶完美融合品牌對精準計時的完美掌控,以及獨一無二的賽車傳統和享負盛譽的材質。女性非常鍾情TAG Heuer(泰格豪雅)在性能及穩定性方面的品質:TAG Heuer(泰格豪雅)自創立初期即為女士設計腕錶。在鑽石、陶瓷和珍珠母貝等奢華材質中,TAG Heuer(泰格豪雅)女士腕錶以非凡迷人的優雅設計展現女性的柔美。

讓‧米切爾‧巴斯奎特 瘋狂的孩子

獨特的成功之路

「從一開始,我的目光就設得高遠。我不在乎人們的想法。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自成一體,而且讓所有批評者都鴉雀無聲。」

在讓‧米切爾‧巴斯奎特之前,街頭藝術與「正宗」藝術之間有道無法逾越的界限。巴斯奎特打破了這道界限。

在他之後,街頭藝術得以榮登大雅之堂,成為當代藝術中最炙手可熱的商品之一。他的事業扶搖直上,但他從不驕傲自滿;在藝術市場中,他始終堅守對繪畫的一腔熱誠,勇於做打破常規的挑戰者。對他而言,藝術始終是一切。

……就像TAG HEUER(泰格豪雅)一樣

就像讓‧米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挑戰傳統美學將街頭塗鴉帶入畫廊一樣,TAG Heuer(泰格豪雅)也在挑戰製錶美學。
他從不接受其他人強加給自己的種類和限制,即使他的畫作走得太遠、太快,死的太早。他從不滿足只做個玩泡泡的布魯克林小孩,他認為自己有話要說……

街道就是他的家,從15歲起,他就睡在公園的長椅上,而畢卡索和沃荷是他的偶像,不朽是他的目標。讓‧米切爾‧巴斯奎特生於1960年,1988年因吸毒過量去世,他擁有海地人、波多黎各人、美國人、黑人四種血統,但還遠不及此。他是一位叛逆者,一位演奏家、音樂家,一位作曲人。其中,最重要的職業當屬藝術畫家,他將全部精力和激情傾注於作品、文字和圖像的複雜結構中,800幅畫作改變了世人對繪畫的看法和想法。他的油畫具有諷刺性、代表性、政治敏銳性和社會性,反映了時代的火熱精神,這讓他一舉成名,這個穿著滿是油墨訂製西服的無畏瘋狂小孩出現在全球各大畫廊和博物館中。但他對藝術的執著從未改變,他每天都在努力工作。這份執著隨著他的願望和天賦與日俱增。這也是他被選為TAG Heuer(泰格豪雅)品牌大使的原因所在。就像讓‧米切爾‧巴斯奎特挑戰傳統美學將街頭塗鴉帶入畫廊一樣,TAG Heuer(泰格豪雅)也在挑戰製錶美學。就像TAG Heuer(泰格豪雅)一樣,作為先驅者,他突破極限,勇於做打破常規的挑戰者。

閱讀更多

品牌大使

150多年來,TAG Heuer(泰格豪雅)一直不斷迎接各個挑戰,並努力超越每個挑戰。通過顛覆歷史悠久的瑞士製錶傳統,將精度和性能帶入前所未有的高度。TAG HEUER(泰格豪雅)及其品牌大使始終堅守自己的規則,沿著自己選擇的道路,勇往直前,從不退縮,毫不妥協——世界,屬於勇於打破常規的挑戰者。